帐号: 密码: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 
   
   网站首页 | 作品展示 | 覃卫书籍 | 覃卫相册 | 覃卫画像 | 名家题字 | 覃卫文论 | 覃卫资讯 | 联系方式  
 
 友情链接

  职业画家,生于1958年。受巴山蜀水灵气侵染,錦绣成都的文化熏陶,自幼喜爱绘画艺术, 尤其对彩墨花鸟的神韵情有独钟。曽徜徉八大山人、任伯年、吴昌硕、齐白石、陈子庄等大师的墨迹风韵之中,心追手摹,感悟良多;亦经常受到当代著名国画家吴一峰、赵蕴玉、谭昌镕等先生的当面教诲,受益匪浅。通过40多 -> 全文…

 友情链接
蝉鸣金秋喜 花开满堂红
——读覃卫《百虫图》有感
[2014-02-12] [点击 1363 次]

  在四川画坛有一位以画花鸟、尤擅昆虫而出名的花鸟画家——覃卫,其画风清新、唯美典雅、华丽夺目。他的画既有传统国画的韵味和造型语言,又有与中国画审美意趣截然不同的西方情调,其画风可谓独树一帜。
  风貌的多样和题材的广泛性在覃卫的作品中体现得是极为充分的,这与他有对禽鸟、花卉、昆虫精准的把握能力,生动的刻画能力和丰富多样的表现能力分不开。因此覃卫的花鸟、昆虫作品在巴蜀画坛独领风骚而蔚然成趣。
  艺术的个性化和驱同感在艺术发展的历史长河中,一直是判断艺术家艺术成就的标尺,也是艺术家不能摆脱,也没有必要摆脱的艺术语素。我人个以为覃卫在这两点上把握得恰到好处,而又具有自己独立的思考表达,其意识是融入高速发展的大时代背景之中的。其作品在继承和创新的追求上两者既有联系,又有区别的独到之处。
  当下艺术思潮的紊乱,使得许多从事艺术探索的人,思维混乱而茫然。表现出来的则是作品语言的杂乱无章、无病呻吟和不知就里的盲从。而覃卫却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,其画风一直坚守着写实性、唯美性、情趣性、世界性的审美主张。造型写实、色调华美,崇尚自然之风,直面现实并将现实生活带给他的感悟,由心底生发出的感怀表达出来。将花鸟的怡情小趣升华成对故乡往昔岁月的眷恋,对当下幸福生活的礼赞和对生命的讴歌。正如著名哲人泰戈尔说的“艺术不是对现实的逃避,而是在我们心中唤起深切而丰富的现实感。”时下我们很多艺术家喜欢将自己冠以当代艺术家的名头,而唯恐不当代,从而去寻找本不属于自己的当代符号来扣在自己头上。但我个人以为根植于传统而吸养于西学的覃卫先生的花鸟画艺术,无论是具有独特语言极具创新意识的彩墨花鸟画,还是以没骨法,强调光与色、水与墨之变化风格的作品,都充分地反映出了当下覃卫先生的艺术现状和探索性,具有现实感和生命意义的同时,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。
  覃卫近年来致力于昆虫的研究和创作,试图将数十年的创作探索汇聚浓缩成《百虫图》呈现给大家,可喜可贺。为了收集素材,更好地表现,他四处搜寻昆虫的标本,观察它们的形态、动态、情态并写生无数,做到准确而生动。记得我们在青城山时,一次偶然遇到一只金蟾,他驻足观察了很久很久,回到画室,拿出画笔记录下刚才金蟾的动态来,生动而活泼,他的艺术就是这样在生活中点点滴滴地积累而成。
众所周知,昆虫是格外受人们青睐的题材。它们体态虽小,但玲珑精致,绚丽的色彩,活泼的身姿,配以红叶绿果、四季鲜花极易使画面充满无限的生机惹人喜爱。历代不乏:黄筌、徐熙、恽寿平、张子祥、居巢、居廉、齐白石、王雪涛等昆虫画大家。
  覃卫先生秉承了前辈大家的衣钵,融入自身对生活的感悟,将设色法,大、小写意法,工笔法乃至工兼写法运用得娴熟之致,从而形成了自身绚烂而典雅,大气而华美却不乏精致之艺术风格,给人赏画思情、睹物养心的美的享受。诚然,面对先辈大师,覃卫的压力和未来的路还很漫长,其实这一点在覃卫的心中是透亮而清晰的,他的观点:“首先是继承,其次才是发展。”基于此,我们欣喜地看到覃卫的不同探索风格的呈现。以《和谐》为例,绿色荷塘中点缀着的点点红色荷花格外的醒目,即便是这样,我们仍能将目光放在画面的主体亦或称之为“主人翁”的雌雄鸳鸯上。画家巧妙地将两只鸳鸯画成了垂直成直角站立的位置,而并非传统题材中画成并行的样式,雄鸳鸯横过来的身躯,似正在等待着雌鸳鸯的到来。这一前一后的巧妙安排,将顾盼等待的关怀跃然纸上,给人带来相濡以沫,相守相爱的和谐之感。全画使用西画水彩画之技法与中国没骨法相结合的画法,传递给人们阅读传统中国画不一样的审美愉悦感。荷叶的绿色也极富变化,有草绿、翠绿、橄榄绿、墨绿、粉绿等,色彩丰富,技巧熟练,用笔老道且潇洒,堪称其扛鼎力作。浸润华滋的视觉感受,清风扑面。综上所述,从覃卫两种语言并行的画风中,不难看出,其艺术追求的探索性、严肃性以及从传统中走来的创新性。
  中国传统的花鸟画、昆虫画,寄托着无限的情丝。观覃卫的《百虫图》我脑海里浮现出斗蟋蟀、粘知了、抓蜻蜓的情景,这些画面掀开了尘封已久的岁月。在昆虫的世界里中国古代有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”的典故,梁山伯与祝英台化蝶的爱情故事。庄周梦蝶的故事则更是将“不知蝶是庄周,还是庄周是蝶”的情愫引至了物我两融的境界。
  在古代中国,人们对昆虫有着对神冥一样崇拜的情结,在《搜神记》《山海经》中都有着生动的记载。历代不乏咏昆虫的名言佳句,以蝉为例:
  “哀蝉无留响,征雁鸣云霄。”(陶渊明《己酉岁九月九日》)
  “蝉噪林逾静,鸟鸣山更幽。”(南朝梁·王籍《入若耶溪》)
  “饮露身何洁,吟风韵更长。斜阳千万树,无处避螳螂。”(唐·戴叔伦《画蝉》)
  “高蝉多远韵,茂树有余音”(宋·朱熹《南安道中 》)
  “明月别枝惊鹊,清风半夜鸣蝉。” (宋·辛弃疾《西江月·月度行黄河道中》)等比比皆是,数不胜数。
  在国外著名作家法布尔的一部《昆虫记》让多少人从小立志并成为了昆虫学家而梦想成真,影响后世极为深远。
  覃卫先生的昆虫画,精致典雅每每读来尝心悦目、耐人回味、引人入胜。与古人契合:是优美的抒情诗,是田野中飘然而至的牧歌。与今人契合:是对远去岁月的追忆,对恬宁静生活的向往。在当下钢筋水泥堆砌起的都市丛林中,我们听到的秋蝉鸣唱,喻意深远。
  成都画院副院长、著名画家叶瑞琨先生看后欣然题篆书《百虫图》并评:“观覃卫长卷笔墨甚佳,有白阳之意趣,严谨中得空灵,真佳构也!”既是对覃卫先生艺术最好的评价。余以为,此言甚是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 荣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10月于滴水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作者系著名美术评论家、画家)

 

Copyright© 2011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覃卫艺术网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地址:成都市成华区玉双路1号玉双大厦5楼
电话:028·84327896 028·86965233
QQ:409124276409124276 邮件:409124276@qq.com
技术支持:四川福宝斋文化·幻彩网络部(www.fbzart.com)
蜀ICP备13003261号